人的精力和时间是有限的,但Google地球的空间是无限的,在有生之年可能去不到的地方,不妨先在Google地球上过上一把瘾,把我费尽周折找到的资料在空间公布,和大家共享。
  •  
  • 首页
  •  
  •  
  • 新建页面
  •  

 

2011
07-17
武汉日记1
分类: 城市印象 | 查看: 1106 | 评论(1)

因为疗养的原因,有机会到了这个既陌生又不十分期待的城市——武汉。陌生是因为第一次到武汉,不期待主要是因为这个季节传说中的热,和以往媒体宣传的脏和乱。

昨天乘坐大连到汉口的火车晚饭前到达了武汉。由于修地铁的原因,用了一个半小时的车程经过了曾经宏伟壮观的长江一桥和举世闻名的武汉标志性景点——黄鹤楼,到达了毗邻武汉大学、坐落在东湖之畔的疗养院。下车后的第一印象就是武汉没有想象中的那么热得苦不堪言,沿途并未见到传说中的脏乱,反倒见识了武汉的整洁与大气,像许多大城市一样鳞次栉比的高楼和宽阔但拥堵不堪的街路。

第二天安排体检。吃完晚饭想到东湖边散散步,领略一下东湖的景致。出疗养院是一条树木繁茂的小街,特别的是树木的树干全部都用金色的装饰布包裹,如果没有猜错的话应该是附近的楚源大厦所为。出了街口到卓刀泉北路,本应即刻见到眼波浩淼的东湖,但一水的蓝色金属围栏挡住了视线,围栏内正在修路。沿着卓刀泉北路向北,过八一路丁字路口后,东湖的一角映入了视线,视野豁然开朗,望到南岸的高楼,和西岸的南望山,清风拂来,裹挟着淡淡的鱼腥,八一路的延伸工程正在紧张的施工,钢架的浮桥一直伸展到对岸的南望山。沿湖岸继续向北,不免有些失望,湖岸规划的不尽如人意,水中不时见到纷乱的垃圾和尺把长的死鱼。举起相机总觉得好像缺少些什么,仔细想来是缺少泛舟的游人,照片中除了湖水、群山和高楼外,没有灵动的因素,显得没有生气。初印象是没有西湖的精巧和雅致,我想武汉人不能总把“六倍于西湖”挂在嘴边吧。

茫茫然溜到东湖东路,路边有十多位五六十岁的大婶,腰缠小鼓,手持红条缠柄的鼓槌旁若无人、悠然自得的在一位领舞者的带领下整齐的翩然起舞,阵阵鼓声不时引来路人驻足。领舞者用我听不懂的武汉方言不时纠正着其他人的动作,好像在说其中几个人的动作幅度不够到位,那份执着和认真令我钦佩。

转向东湖东路时忽然发现路边的铁丝上吊着几串东西,近前细看,原来是从腹部剖开,掏去内脏的鱼干,嗡嗡的几只苍蝇萦绕其间。路边小饭店餐桌上菜肴的原料成了苍蝇的饕餮盛宴。

东湖东路的两边有几位垂钓者,我虽不会钓鱼,但也有兴趣看看他们垂钓的成果,分享一下他们收获的喜悦。我看了一会儿,发现和我以往见到的钓法不同,鱼饵上没有浮漂,而且是杆甩出去即可往回收线,我看了半晌没有发现一个人拽上半条鱼来,不免有些诧异。我不善与生人沟通,也没好意思打扰垂钓者以解开我的疑惑。

继续沿岸前行,右侧的土丘上树木葱茏,总能听到一两声不知名的鸟鸣,静下心来发现鸟鸣的背景音竟是成千上百只知了振聋发聩的刮噪,伴着从身边呼啸而过的、卷起阵阵黄尘的施工翻斗车的轰鸣,让我怎么样不能联想到南朝诗人王藉“蝉噪林愈静,鸟鸣山更幽”的意境。

不知不觉路灯已经亮了,由于我是只身独行,路边行人越来越少,只得“起驾回宫”了。

天色渐暗,车流不减。见到桥头的大货和一小客相住,互不相让,后面的车流急躁得长鸣着喇叭,忽闪着大灯。

那群大婶舞得仍然执着,敲得依旧铿锵。路边小酒店的伙计招呼着路人,楼上的饮者推杯换盏,不亦乐乎。忽然发现一条仄仄的小巷里灯火通明,人流不息,引起了我极大的兴趣,信步折进了小巷,巷子仅两三米宽,两边小吃摊、食杂店、小超市、小网吧生意红火。我好奇心的驱使不停地左顾右盼,发现这里的建筑估计是上世纪七八十年代建造,五六层高的楼,间距却只有一两米,窗户对开,两边的人几近可以握手,向上看简直是一线天的景色,估计这样的景致在上海也见不到了吧。

沿着小巷前行,我本打算见路即左转,便能回到卓刀泉路,在小巷中穿行十三四分钟后,看到的大街是中间有隔离带的双向车道,不似走过的卓刀泉路,抬头向高楼上看去,上写着“军悦假日酒店”,似曾相识,想起来昨晚在十一层的房间向外看到的就是这座大厦的霓虹灯,辩辨方向,再看看路牌,原来是昨天坐车走过的八一路。

穿过马路悻悻的回到房间,冲了澡,留下以上的文字,开始做明天的出行功课。

在googleearth上量了一量今天步行将近5.3公里,下面是行走的轨迹。

/space/upload/2011/07/17/10005301729264.kmz

正在加载评论列表...
正在加载评论页面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