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友投稿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2/2页12 跳转到查看:6376
回复该主题 发新话题
键盘左右键可以进行前后翻页操作
帮助

[求助]太有才了! 谁能找到是什么地方 ?

re:北京达官营访问视频:http://v...

北京达官营访问视频:

http://v.blog.sina.com.cn/tag/钉子户

此主题相关图片





解说:

这是北京一个叫达官营的地方。达官是过去人们对镖师的称谓,因此这里过去是镖师的聚居地。听说要拆迁,72岁的范惠炳特地从西安赶回北京,他的老伴在这里有着一处祖上传下来的院子,秦家大院。

同期:

范惠炳:三次谈判,一次三万三,一次十五万。叫我们走人。最近来一次给我一套房,我又要给他二十万。我说不行 不公平。

解说:

六十年代,范惠炳和老伴秦凤英支援三线去了西安,秦凤英作为秦家独女,继承了402平方米的秦家大院,但实际上这个房子一由当地房管所负责租赁。八十年代和九十年代,因为生活的原因,一直在西安居住的范惠炳和老伴陆续卖掉了秦家大院里的几处房子,只留下了不到26平方米的两间西房。



采访:

子墨:您自己心目当中有一个预想的价格吗,什么样的补偿就让您满意了?

范:有,就是我能够买到一套400多平方米的房子,我就满意了。

子墨:但是很多人可能觉得您的这个要求太高了,因为原来您只是400多平方米的院子。

范:对呀,院子也值钱,那院子,你给个什么价格呢?院子的价格,你可以比房子少一倍,对不对,你房子一万块钱一平方米,那么院子算五千块钱,或者算三千块钱,算两千块钱,应该有个价格,对不对,你国家的物价局,或者在国家的机构没有权力出台我的宅基地的价格,我怎么来认为呢,那我就认为,你起码给我一个市场比较价格,那么我对面的邻居,我隔壁的邻居,他们一间房能够得到65万,那我两间房,你给我120万也行,对不对?房子啊,他们也是房子啊,那为什么你给我一万九千多块钱呢?这是相差太远了。

TOP

 

re:此主题相关图片[imga]../up...

此主题相关图片



此主题相关图片



此主题相关图片



此主题相关图片



此主题相关图片



此主题相关图片



此主题相关图片


TOP

 

re:双方都应当有个度!!!

双方都应当有个度!!!

TOP

 

re:各位大侠我的GE重庆办什么沒有高清???...

各位大侠我的GE重庆办什么沒有高清????

TOP

 

re:在北京的胡同里,一位法国妇女家的私宅遭到...

在北京的胡同里,一位法国妇女家的私宅遭到香港开发商的强行拆除

http://www.tecn.cn/space/?action_viewthread_tid_43735.html

发布时间: 2005-3-04 作者: camille    



一位法国妇女向社会各界诉香港富华国际集团和北京市有关国土资源管理部门
                 华新民 写于北京 2005年2月1日


   

这里是我的祖宅,是我父亲的产权,我们有1951年北京市人民政府发的"房地产所有证".现在此宅刚刚被毁成了废墟(红星胡同53号和55号),没有人征求过我们的同意.



美丽的院子,直到文革前都基本上是这样

只二十几天的时间,我的无量大人胡同(现名红星胡同)便被拆成了一片废墟,我自己在无量大人胡同的家(现53号和55号)--祖父华南圭

在九十年前为家人亲自设计的一座八角洋房,和那曾是一个美丽花园的院子,也被强毁成了一片废墟。
   

守护古城七年,用一支蘸着无尽柔情的笔,睁着一双苦苦哀求的眼睛,拖着疲惫的脚,敲开无数个美丽的四合院的门,追着扬起的灰尘。    

只要看到那些扛着镐的民工,我心里就发抖。但他们今天走进了我家园中的家园,他们爬上了我家的房顶。七年以来,我第一次以房主人的身份站在这种场合,我忽然之间比任何时候都更体会到了什么叫做“拆”:当这宅子是家中老一辈的血汗筑成时,每砸碎一块砖每揪断一根木头都像直接砸在心上,感到的是一种剧烈的痛楚和窒息。
   

其实站在我家房顶上的并不是民工,而是他们的雇主,是香港富华国际集团下面的房地产项目公司,他们连招呼也不打一声就爬上去了就动手拆,这是什么强盗行径呢?!前几天,当我闻讯赶到我家的院子里,要求那尖利的镐头停下来,因为这是我家的私有财产时,一个高个子着黑衣的人便冲进院子里来威胁我,并且竟还掏出手机说若我不离开他就要叫警察!我简直不能相信我的耳朵,到底是谁应该叫警察?我是站在自家的院子里,我的中国祖父和波兰祖母生活过几十年的地方,我父亲华揽洪和姑姑叔叔长大成人的地方,我自己小时候全家搬进邻院去住以后几乎天天过来玩耍的地方。这是我的家,它现在是属于我父亲的私人财产,有民国时期的房契地契作为凭证,也有北京市人民政府换发的“房地产所有证”作为凭证,虽然1955年之后租出去了几十年一直没能收回使用权,但这是受中华人民共和国法律保护的私有侨产,无论是这座结实魁梧的八角洋房,还是整座院落所占有的土地。我站在我祖父1914年购置的土地上,站在全家几代人留下无数亲切记忆的土地上,站在这神圣不可侵犯的私人领域上,正不知应该怎么办的时候,一个陌生的男人却闯了进来,凶狠狠地告诉我他要叫警察轰我走!
   

在听到这种话的一瞬间内,怒火轰然一下蹿上了我的整个身体,我不再顾得上其它的事情,我现在要维护的是我祖父的尊严,我父亲的尊严,和我自己做人的尊严。这个富华国际集团是谁?他们凭什么在我家墙上和长长的无量大人胡同的墙上到处侮辱性地涂满了拆字,他们又凭什么一镐一稿地刨着属于别人的财产?他们又怎么能动用如此粗暴的人来阻止房主人保护自己家的房产?
   

还有,那是在一个多月以前,旁边住东堂子胡同的文物鉴定家史树青家族,告诉我他们在北京市有关国土资源管理部门网站上的一个惊人的发现:东堂子胡同和无量大人胡同的一部分土地,即涵盖着众祖产主土地财产权的土地,竟被市有关国土资源管理部门擅自出让给了富华国际集团所属的这家项目公司,由它去做房地产商业开发,继而又被后者抵押了出去!史家和一些房主人是文革后“落实”了私产的,我家和另外一些房主人是还没有像广东福建那样“落实”的经租产的主人,但我们都同样是合法的房地产权利人,我们自土地所有权而来的当然享有的私人土地使用权受着国家法律的保护,怎么会居然让他人拿去交易甚至被抵押给银行呢?而当史家告到法院之后,当北京和香港的某几份报纸披露了这轰动的案子之后,富华国际集团又拼命地向一些媒体施压,逼迫它们“消除影响”,还声称自己没有抵押别人的财产,声称自己一切手续都是合法的。好在所有的违法证据都是公开公示了的,而地球上能说话的地方也不止限于富华国际集团能够肆意施压、能够摆布的媒体。



我祖父,母亲和我小的时候
   

我父亲和我家邻居们的财产,就这样先被出让,再被抵押,继而又过来摧毁。对史家和我家唯一的区别,就在于和他们还打个招呼,表示要做什么所谓的“补偿”,而对我家则是问也不问一声的野蛮强拆,借口是这房子文革当中已经“归公”,但拆者手里又拿不出任何的法律凭据。我仰望着天空,看着祖父临终前的面孔,不知应该对他说什么,我拿起电话筒,准备把正在发生的灾难告诉远在巴黎的老父亲,但又不敢拨出号码,怕伤害他。我心里在想:你们如此爱这个国家,如此爱这座城市,劳累了一生,竟会是这样一个结果吗?
   

我心如刀绞般地看着正在被毁灭的家,看着正在被毁灭的无量大人胡同。四年多以前我不在北京时,富华国际集团已经到我们的街区里大拆了一次,用一条“金宝路”活生生地破坏了世界规划史上的杰作——元大都的规划,毁灭了本身就是文物的有八百年历史的遂安伯胡同,拆除了无量大人胡同西口和东口的几座壮观的大宅子,尤其是如今已压在他们建的“华丽大厦”下面的梅兰芳故居,那是北京梅兰芳故居中建筑最好故事最多的一所,也是早已被列为普查登记在册文物的。在上世纪二三十年代,无量大人胡同开了两个文化沙龙,一个在我家,一个在梅兰芳家,多少中外人士在胡同里穿梭来往,多少中西文化交往的故事在这里织成。尤其是梅家,据梅葆玖等人文章中的介绍,它根本就是当时的一个对外宣扬中国文化的窗口:成百上千个异乡来客是在这里第一次发现了中国的京戏,中国的绘画,中国的手工艺品等,包括像瑞典皇太子和印度诗人泰戈尔这样的贵宾。而我家则是一个文学沙龙,是勤于笔耕的祖母主办的,她就在这里搭建着中西文化的桥梁。



我祖母站在八角房前,大约在上世纪三十年代
   

我们无量大人的家更是祖父和父亲两代人,一个身为中国第一个留法的土木工程师,一个身为拥有法国最佳学历的建筑师,为祖国尤其是北京和天津的建设呕心沥血的地方,自民国初年至六十年代连绵不断:铁路,海港,水库,道路,民居,公园,这一切一直都放在八角洋房的案头上,都一直是华家份内的事……而无论民国时期还是中华人民共和国时期,又有多少中外工程师和建筑师,围在院子里落满芙蓉花的桌子旁边,切磋着中西方工程建设和建筑事业的交往。而在他们商量着种种大事的时候,墙外的胡同显得是那样的和平安祥,我的祖母和我的随父亲乘船来北京的法国母亲,都曾用她们细腻的文笔向西方的读者们描述过无量大人胡同——走在里面的憨厚的老者,经历过几个朝代的古树,冬暖夏凉的四合院。
   

还有旁边的也在拆的东堂子胡同,同样记载着近代史上多少中西文化的碰撞:47号和49号的部分建筑是包括同文馆在内的清代总理各国事务衙门,在此发生的事件写成的书能够摆满几十个书架,这里还是最集中住过大学教授和著名医师的地方:沈从文、蔡元培、吴阶平、林巧稚、丁西林......几乎在每一扇院门后面都是一个名人故居。
   

而且这一带的四合院又是多么好(根本不是他们所说的那种需要他们“好心”来“改造”的“危房”),其中有很多都是我和叶金中先生在“留住四合院——北京之魂”摄影展中展出的,但在此时此刻正在变成瓦砾:那个有着漂亮隔扇的东堂子胡同37号在上个星期的一个晚上被拆除了,那个带彩窗的别致的民国时期建筑(红星胡同10号)在十几天前被拆除了(见附图),还有我们没有拍摄过的几所大宅院,都已经或正在被毁:东堂子胡同45号院和53号院,红星胡同12号院等。
   

只二十多天的时间,既是元代遗存又是近代史博物馆的红星胡同和东堂子胡同已是一片狼籍,如东堂子和无量大人胡同这般厚重的历史画册已被撕成粉碎。然而富华国际集团一边在大肆毁灭着中华民族的文化,一边居然还能借助某些媒体说自己是在做“利国利民的爱国工程”!
   

富华国际集团须清楚自己的作为是违法的,有好几个法庭在等着宣判他们,第一是道德的法庭,第二是法律意义上的法庭——因为富华国际集团下面这个项目公司手里的“国有土地使用证”是一个无效的证件,市有关国土资源管理部门把它发给他们是一个侵犯他人权利的行政行为,他们拿着这个证件去银行抵押贷款又是一个侵权行为,这其中就包含着我家的权利:富华国际集团把我祖父在1914年购买的土地(也即我家的土地财产权)作为他们自己的财产抵押了!然后再把银行的钱大量地套出来,然后就成了"最富的富人"了!
   

我痛苦地看着仿佛刚经过一场空袭的无量大人胡同和东堂子胡同,它们的消失将使我成为一个永远无家可归的孤儿。但我不能接受这个命运,任何人也没有权利把这个命运强加于我,更没有权利在侵占和摧毁我家的财产之后逍遥法外。侵略者要出去,我和我的邻居们要重建我们的家园,恢复我们的胡同。
   

我对这起严重事件一定要讨个说法,不单是以我受人尊敬的祖父和父亲的名义,不单是我作为一个普通的胡同的孩子的名义,不单是以所有在中国的中外房地产权利人的名义——我和委托我行事的父亲都是法国国籍,而且是以维护人类文明的名义。
   

几年以来,我经常试图去保护一座美丽的四合院,或者一个正在受到某开发商伤害的四合院主人,我也经常写一些文章,来宣传北京这座千年古都的价值,解释爱惜中华民族建筑文化遗产的道理,和介绍有关私有财产保护的法律知识,在报纸上或电视里。但我很少提到自己无量大人胡同的祖屋,因为不喜欢让自家的私事成为一个公众话题。可是现在不一样了,当我父亲的权利遭到富华国际集团如此践踏的时候,当我家的院子在一瞬间被砸成残墙断壁的时候,当我站在自家院子里却受到一个陌生人侮辱和威胁的时候,我家的私事便不再是私事,便自然和必须成为一个公众话题了,并且是一个中外人士共同的话题。我现在最渴望不过的就是和富华国际集团的某一个代表在一个电视采访中公开对话。
   

在我写着这封公开信的时候,我有时又在翻看手里的照片,都是这两条胡同里马上要遭到摧毁的完好的四合院,令人心痛不己。我不知如何才能让他们住手!
   

我不稀罕外面的世界,我只喜欢我的北京,但它首先要存在着呀!北京市有关国土资源管理部门怎么可以如此漠视生活在这片土地上的芸芸众生呢?而香港富华国际集团又凭什么有什么权利强暴我们的家我们的胡同我们的千年古都呢?

东堂子胡同和红星胡同里已拆毁和马上要拆毁的几个院落









红星(无量大人)胡同10号、东堂子胡同37号都毁于前几天.并且,一切都在继续着.



东堂子胡同37号



东堂子胡同37号内景



红星(无量大人)胡同10号



红星(无量大人)胡同10号



红星(无量大人)胡同10号

附:

华南圭(1875-1961)简介:
   

江苏无锡人,著名土木工程界前辈。1903年官派到法国公益工程大学学习土木工程,是该校的第一个中国留学生。1910年回国后几度任京汉铁路总工程师,在民国时期担任过天津工商学院院长,中国工程师学会副会长,中国营造学社评议和北平特别市工务局长等职。新中国成立以后担任过北京都市计划委员会总工程师。一生中有很多业绩,如几条重要铁路线的建设和管理,现代土木工程方面的教育(在国内首创实习教育),天津海河的整治和北京郊区水系的考察(最早提出修建官厅水库和整治永定河),北京五环路最早的设计,北京中山公园和天津北宁公园的主持设计人之一,等等。

华揽洪(1912-)简介:
   

法籍华侨,中波混血,生于北京,著名建筑师,现退休在巴黎。毕业于法国国立美术大学建筑系和法国公益工程大学建筑系,获法国国家建筑师文凭。三十年代后期至一九五一年,在法国完成五十几项大小不同的设计。1951年毅然抛弃一切,携法国妻子和子女回国参加社会主义建设。1951年至1954年任北京都市计划委员会第二总建筑师,1954年起任北京市建筑设计院总建筑师。在北京的重要作品有北京市儿童医院、幸福村小区和西城区的一些办公楼等,并设计了适合国情的机动车和自行车分路走的立体交*多种方案。同时一生中不遗余力地搭建中西方建筑界交往的桥梁,自1955年帮助中国加入国际建筑师学会始,直到现在。出版过若干著作。2002年获得法国文化部长授予的文化荣誉勋位最高级勋章。

TOP

 

re:重庆九龙坡区政府就钉子户事件举行新闻发布...

重庆九龙坡区政府就钉子户事件举行新闻发布会

http://www.sina.com.cn 2007年03月31日12:32

此主题相关图片



此主题相关图片



  华龙网讯 今天上午十点,九龙坡区政府举行新闻发布会,通报该区鹤兴路片区旧城改造项目的相关情况。区长黄云通报称,九龙坡区法院已于昨日下午发出公告,责令被执行人杨武在2007年4月10日前自动搬迁,否则将择期依法实施强制拆除。在强制拆除前,仍然希望拆迁双方通过协商达成安置协议,申请执行人撤回申请的情况仍有可能。



  黄云说,九龙坡区人民政府对此事一直高度重视,将始终坚持公平、公正、依法的原则,理性、妥善地处理好拆迁人和被拆迁人的分歧,对当事双方合法、合理的诉求都将给予尊重和保护,反之,绝不迁就。在强制拆除前,区政府仍然希望拆迁双方达成安置协议,将尽最大努力推动协商解决。



  黄云介绍了鹤兴路旧城相关情况。他说,杨家坪鹤兴路片区地处九龙坡区商业核心地段,紧邻杨家坪步行商业区和轻轨杨家坪站,有住宅204户,非住宅77户。住宅户全部为非成套住宅,无厨无厕,无天然气和下排系统,其中有159户面积不足35平方米,最小的不足8平方米。该片区80%的房屋系上世纪40、50年代前修建,多数为穿逗夹墙等简易结构建筑,年久失修,危旧破烂。经专业技术部门鉴定,72.2%的建筑系危房,并多次发生火灾和垮塌事故,近10多年来,被市、区两级列为消防安全、房屋安全重点监控及整改片区,安全隐患极为严重。同时,该地段是连接步行商业区内外的重要通道,人、车流量较大,在未实施拆迁以前,人行道路狭窄且破损严重,最窄处不足1米,导致交通拥堵。广大群众急切盼望对该片区实施改造。市、区人大代表、政协委员也多次呼吁政府加大力度,为消除该片区安全隐患、确保人民群众的人身和财产安全,提升杨家坪中心区域城市形象而对鹤兴路早日进行彻底改造。



  按照杨家坪步行商业区城市建设总体规划,2004年,重庆智润置业有限公司与重庆南隆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以联建的方式启动了对该片区的改造,开发建设“正升—百老汇广场”项目。该项目原国土批准用地面积为2.35万余平方米,其中,实施杨家坪环道、大件路、轻轨、公交换乘站等市政设施建设用地约1万平方米;办公、商用、住宅综合建设用地为1.3万余平方米。该项目建成后,对提升城市形象,完善城市功能,繁荣杨家坪商圈具有十分重要的意义。



  据了解,九龙坡区人民法院受理后,于3月19日举行听证。九龙坡区房地产管理局、被申请人杨武的委托代理人吴苹、第三人重庆智润置业有限责任公司、南隆公司均到庭参加了听证。本案合议庭严格按照听证程序,组织各方进行了充分质证。合议庭在充分听取了申请人和被申请人的陈述以及对证据的质证意见后,就是否愿意调解征求了被申请人杨武的代理人吴苹及第三人重庆智润置业有限责任公司、南隆公司的意见,代理人吴苹拒绝调解。



  九龙坡区人民法院已于3月30日下午发布公告,责令被执行人杨武在2007年4月10日前自动搬迁。若被执行人杨武到期仍不履行,法院将择期依法实施强制拆除。在强制拆除前,法院仍将组织拆迁双方协商,拆迁双方达成安置协议、申请执行人撤回申请的情况仍有可能。

TOP

 

re:重庆最牛钉子户已签署协议同意拆迁20...

重庆最牛钉子户已签署协议同意拆迁

2007年04月02日17:59 人民网

  人民网重庆4月2日电 (记者 张加林) 记者刚刚从消息灵通人士处获悉,备受世人关注的重庆杨家坪鹤兴路旧城改造项目拆迁纠纷—— “最牛钉子户”事件已获顺利解决,当事双方今下午已达成和解,并签署了拆迁安置协议。据不愿具名的消息人士介绍,该协议还是在当地九龙坡区法院的主持下达成的。“这应该是在法律框架下达成的一份有效协议。”该人士如是说。据悉,被拆迁人杨武、吴萍夫妇选择的是“异地房屋”安置方式。又讯 该区法院近期将召开发布会,公布有关具体情况,并择期对“钉子户”建筑物实施拆迁。

TOP

 

re:[img]http://img1.qq....



“重庆最牛钉子户”建筑已经被拆除

2007年04月02日22:41   人民网 





挖掘机正在拆迁被网友称为“最牛钉子户”的小楼。新华社记者周衡义摄



倍受世人关注的重庆杨家坪鹤兴路旧城改造项目拆迁纠纷——“最牛钉子户”建筑物拆除工作今晚7时开始施工。



  22时39分,“最牛钉子户”建筑物轰然倒塌。至此,重庆杨家坪鹤兴路旧城改造项目拆迁纠纷告一段落。



   (人民网)



   拆除全程(文字内容来自华龙网)



   4月2日19:01 刚刚从消息灵通人士处获悉,备受世人关注的重庆杨家坪鹤兴路旧城改造项目拆迁纠纷——“最牛钉子户”事件已获顺利解决,当事双方今下午已达成和解,并签署了拆迁安置协议。



   4月2日19:25



   据有关人士介绍,杨武已于下午4点30分走出“孤岛”。



   据附近串串香铺子的老板称:国旗已经取下。可能今晚拆房。



   4月2日19:28



   据现场网友说,现场有交警、警察巡逻,记者进入现场需经申请和批准。听到了挖掘机的声音。



   4月2日20:14



   据现场网友说,挖掘机正在作准备,孤岛背向轻轨的一面墙已经垮了。



   华龙网最新消息:九龙坡区法院一名张院长称,法院已组织6次调解,有时1天就有2次调解。3月28日下午,九龙坡区委书记郑洪还专门接待吴苹3小时。1日,在法院组织下,拆迁双方基本达成口头协议,今天下午,双方签字生效。按协议,吴苹选择了异地实物安置方案,开发商将其在沙坪坝开发的一处门面房,按同样面积交付吴苹,吴同意此方案。



   4月2日21:04 现场网友介绍,背对轻轨正对大门的那门墙已经基本拆完。现场挖掘机已经停下。可能是休息。



   4月2日21:17 现场网友介绍,挖掘机又开始工作了。



   4月2日21:24 现场网友介绍,挖掘机又停下了,现场的灯也灭了。



   4月2日21:29 现场网友介绍,挖掘机又开始工作了,现场的灯也亮了。



   4月2日22:39 现场网友介绍:孤岛已经全跨了。政府官员陆续离场。

TOP

 

re:在重庆,怎么找不到坐标呢?

在重庆,怎么找不到坐标呢?

TOP

 
2/2页12 跳转到
回复该主题 发表新主题
  <<上一主题 | 下一主题>>